BDC
400-003-6878
2018-6-4
行业分享
理想的办公室就该长这样

格子间使人压抑,开放间使人焦虑,到底什么样的办公环境你才满意?

在广大白领心中,理想的工作场所应该是什么样?

绝大多数上班族,都不会认为自己上班的地方值得推荐:模糊昼夜的日光灯照明,两块隔板围成的狭小工位,一片死寂中传来的敲击键盘和操作饮水机的声音……

▍互联网上最火的格子间办公室视频之一

在这种地方上班的员工,看到谷歌式的开放式办公室,总是难免心向往之:

那里不但有咖啡厅、瑜伽室等公共空间,而且还「颠覆了传统的上班模式」,员工不用整天呆在局促、封闭的格子间里,可以自主选择喜欢的工位。

然而,在亲身经历开放式办公的员工中,这种工作环境却毁誉参半,欧美社交网站上,不时能看到谷歌、脸书、eBay 等公司员工的血泪控诉,内容包括缺乏隐私、沟通不畅、同事外放重金属音乐等。

▍「我,作为一个超爱喝水的员工,甚至开始担心同事们偷偷在数我一天去了多少趟洗手间,下班时,我还能强烈感受到有 12 双眼睛看着我 5 点 04 分从公司离开……」

为什么我们这么讨厌办公室?有没有一种办公室,能让我们真的感到满足?

老大哥可能在看着你

开放式办公如此让人不适,根本原因可能在于,它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让人舒服的。

现代办公室起源于 20 世纪初,随着现代金融、出版等新兴产业的崛起,数量巨大的劳动力进入文职工作领域。

从一开始,办公室的设计理念便与流水线工厂相差不远,都遵循当时流行的「泰勒主义」理念,源于美国管理学的创始人弗里德里克·泰勒,以提高劳动生产率为最高目标,将企业员工视为生产线上的螺丝钉。

泰勒主义指导下的办公室,最突出的特征就是全方位的开放与监视:广阔的大开间,内部是整齐划一的座椅,桌面上不许有遮挡物,管理者在高处的玻璃办公室中,可以随时监视员工的办公情况,大家却不能确定他何时在监视自己,从而有效制止了磨洋工、开小差的行为。

▍1914 年的美国邮政办公室,going postal!

这种教师后门小窗户式的监工方法,最大限度地突出了秩序与等级,不但空间设计上完全不同于今天常见的格子间,其以监控为中心的理念,也与今天流行的开放式办公相差甚远。

▍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中的类似场景

真正与它相似的,是一种经典的监狱设计——1791 年,英国哲学家杰里米·边沁提出了「圆形监狱」的设想,由高塔和环形囚室组成,监视者在高塔上可以便利地观察到囚室中罪犯的一举一动,囚犯却无法得知自己是否被观察。

按照边沁的设想,这样的监狱「不必使用国家一分钱」,只需很少的管理人员,就能实现有效管理。

泰勒主义办公室风行美国的时代,恰逢 30 年代的美国经济大萧条,求职市场极为低迷,普通职员宁愿降薪也要保住工作,像流水线工人一样在老大哥的监视下工作,当然也不在话下。

▍电影《玩乐时间》中的镜头

▍电影《不干了,我开除了黑心公司》中「黑心公司」的工作环境

正是为了拯救这些在完美监狱里上班的早期白领工人,设计师们开发出了让今天的城市白领压抑难耐、甚至不惜逃离北上广的格子间。

「100% 有效率的工作」

50 至 60 年代,人文关怀逐渐兴起,建筑设计理念从「以流程为依据」逐渐转向「以雇员的需求为依据」。

▍《广告狂人》中展现的办公室场景,模仿富裕家庭的居住环境是 60 年代办公室设计的重要文化转向。自此,白领办公室才有了和工厂截然不同的设计风格。

正是在新理念的推动下,建筑设计师罗伯特·普罗普斯特和他的伙伴们开发出了跨时代的革命设计「行动办公室 2.0」,成为了最早的格子间设计。

▍罗伯特·普罗普斯特(Robert Propst,1921-2000),他于 1968 年设计了格子间的雏形,三十年后,他为格子间的滥用后悔不已。

顾名思义,普罗普斯特的设计并非一帆风顺。他最初的产品——「行动办公室1.0」——以鼓励员工自由行动而闻名。根据普罗普斯特的设想,员工不应该各自呆在一个地方闷头工作,要尽各种办法提高彼此之间的交互。

▍「行动办公室 1.0」诞生于 1964 年,类似当时流行的波普艺术

这种注重员工体验的「行动办公室」,当时广受舆论和设计界好评,除了获颁重量级的设计奖项,还得到《星期六晚报》的盛赞:「小心!行动办公室来了,美国白领很快要实现 100% 有效率的工作了!」

▍1969 年 Delaware County Daily Times 对行动办公室的报道,同样赞誉有加

不幸的是,因为售价高昂,且恰逢电脑办公逐渐普及,办公设备从打字机变为电脑,员工行动的需要大大缩小,「行动办公室」在市场上销量极低。

开发修订版产品时,普罗普斯特吸取了教训,开始考虑雇主们、尤其是高管的需求,同时也融入了他对办公室工作的新认识:人在有边界的空间中更有生产力。

因此,普罗普斯特想到了使用隔板来垂直划分空间,既确定了工位的所有者,提高了员工的隐私,又不妨碍观看或参与周围活动。

▍行动办公室 2.0:由三堵可改变角度的墙组成,整体是开放而动态的,职员可以自由安排空间

这种格子间兼顾了员工和老板的需要,上市后大受欢迎,销量明显优于「行动办公室 1.0」,并风靡世界,90 年代成为市值高达 4 亿美元的大生意,今天更是人们心目中「写字楼」的标准形态。

除了提高效率,格子间还能塑造平等的企业文化,如 Intel 坚持全体成员都在同样大小的格子间里工作,即使董事长和高管也没有独立办公室,以此象征「平等」的企业文化。

▍Intel 公司的标准化格子间

不过,刚刚逃离了圆形监狱办公室的美国白领,对新的办公室设计并不特别感冒。

最直接的原因是,后来流行的格子间,与普罗普斯特的设计略有不同。

在「行动办公室 2.0」中,隔板具有高度的灵活性,允许雇主根据需要更改工作环境。而今天的格子间则抛弃了所谓的灵活性,几乎所有办公室的工位隔板都采用 90 度的固定夹角,以便在更小的空间里塞进更多的员工。

▍「行动办公室 2.0」的理想利用(上)与实际利用(下),后者空间被大大压缩。

为了节约房租成本,格子间原本的设计面积也大大缩水,以至于有人调侃说,美国郊区房子的面积越来越奢侈,可能是受了格子间面积缩水的刺激。

▍1999 年的电影《上班一条虫》嘲笑了格子间生活的种种荒谬,至今仍在 IMDb 保持 7.9 分的高分

时至今日,白领的格子间面积还在不断缩水,根据国际设施管理协会的数据,1994 年,白领平均每人拥有 90 平方英尺 (8.3 平方米)的办公空间,到 2010 年, 这一数据已缩减到 75 平方英尺 (7.0 平方米)。

半数美国人相信,他们家里的厕所都要比自己在单位的格子间要大,而他们坐拥郊区大 House 住宅,却要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小隔间里。

推倒这堵墙

格子间变得面积小、标准化程度高以后,其「泰勒主义」色彩也变得越来越重,像一个个单人牢房一样,成了效果极佳的「管理单元」。

这样的工作环境,对白领上班族的身心健康并不有利:

80 至 90 年代,西方发达国家集中出现大量「高楼综合症」患者,症状表现为疲乏、头晕、头痛、呼吸不畅、气喘胸闷、咽干喉疼、眼干、鼻塞、流涕、流眼泪,甚至一度导致熟练办公技术员工的用工短缺。

▍高楼综合症(SBS,Sick Building Syndrome),也称作「病态建筑综合症」,诡异的名字和症状都很适合出现在《主题医院》之类游戏里

虽然现在看来,高楼综合症很有可能和装修产生的有害气体或霉菌有关,不过,在完全隔离自然界的水泥森林中,办公室白领完全感受不到季节、天气和时间的变化,生理和心理健康都难免受到影响。

除此之外,格子间明显优于圆形监狱的「隐私感」,在很多人看来可能也只是幻觉。在格子间办公室里,员工们被迫以极不舒服的社交尺度聚集在一起,一米多的矮墙仅仅阻断视觉上的联系,却不能阻隔声音的传播。

为了尊重这种表面的隐私,员工们甚至会给相邻隔间的同事发微信、邮件询问简单的问题,不但效率和创造力都大打折扣,甚至令人怀疑自己已经疯了。

▍「一美」在电影《刺客联盟》中的台词

未曾经历过泰勒主义办公室的新一代白领,在格子间的隔离和规训下,难免心生幻想:没有隔板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呢?

正如前文所述,以谷歌为首的开放式办公潮流,给员工的体验并不美好——与效率至上的泰勒主义不同,当代设计师的初衷,是希望开放空间能促进员工间的协作和沟通。然而,因为隐私荡然无存,部分员工的工作积极性大为削弱,大家的交流沟通也流于表面。

那么,什么样的办公室才能真正让员工觉得满意,甚至有「在这种地方上班我愿意天天通宵」的巅峰体验?

答案是,你是否有这种感受,可能跟办公室的设计无关:根据新近的研究,员工对办公空间的满意度,主要取决于他们是否觉得空间与自我形象匹配。

对企业更认可的员工,会感受到更强的「地方依恋」,在他们眼中,开放空间的特征是灵活、舒适、协同,而认同感较差的员工只会觉得嘈杂和吵闹。

▍《最佳工作场所》的作者通过对财富 100 强企业的调查,发现症结并不在物理空间或者财富分配上,而是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。最佳办公空间所共有的五大特征如上图。

所以,无论格子间还是开放式的办公室,最重要的是,找到一个你真正认同的公司,相信你为它付出的每一滴汗水都是值得的。

▍1999年,一名程序员在西雅图简陋的办公室里为梦想奋斗

这样的办公室,可能离你并不遥远:

如果你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足够丰富,自觉通识感足够出色,并由衷地热爱传播,也许大象公会将成为你真正认同的公司。